乍见初欢

一群假粉 都是假的 假的

里子:

1.
“现在让我们现场连线一位粉丝”


“嘟嘟嘟…喂?”


“小姐您好!请问你的id是什么呢?”


“夜雨声烦烦不烦烦啊特别烦”


黄少天:???????????


“啊……这个……小姐您是微草粉是吧?”


“不啊我忠实少天吹!”


“???????”


黄少天:假粉。妈的。假的。






2.


黄少天坐地铁的时候发现对面有两个小姑娘一直在叽叽咕咕。
黄少天有些烦恼:唉,裹得这么严实还能被发现,看来我的粉丝真的太多了。


过了一会那两个姑娘要站起来准备下车了。


黄少天隐隐约约听见几句话。


“诶好像真的是黄少天啊”


“哇真的没有周泽楷帅!”


“噫我怎么不知道你成了枪王粉”


“啊?我一直都是剑圣粉啊!”


……


黄少天:妈的。假粉。








3.


黄少天去苏黎世比赛的时候,收到了来自粉丝们的跨国快递。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了很久嘲笑了其他人之后喜滋滋的打开了包裹。


里面有


增高鞋垫


增高鞋垫


增高鞋垫



增高鞋垫。


黄少天“……………………………………”


张佳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你的粉丝可真贴心啊哈哈哈哈”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从箱子底部抽出一本东西“这还有东西。”


黄少天连忙接过一看——《三十分钟带你入门小学英语》


……………………………………………………………………………………………………


黄少天:妈的。假粉。


张佳乐:原来不止是我有一批假粉。太好了。



男神x你 有一个灵异体质女友是怎样的体验

文豪野犬:

啊哈哈 
不行  半夜更一个人这样子的文我好怕
最近我家发洪水呢(临海地区已哭瞎
突发奇想的脑洞
oococooc


叶修x你


每次我抽烟熬夜
她就在我旁边絮絮叨叨
“啊叶不羞你这样子对身体不好哦 鬼魂722号和鬼魂868号以前就是这样英年早逝的呢”
叶修:“Σ(⊙_⊙”(默默地把烟掐了)
——————《吓的哥小肚腩都缩了》


张佳乐x你


每次洗澡都感觉有人拽我头发
后来偶尔和她说
第二天就看到她一个人对着墙角训
“你以后不许再欺负乐乐了啊 不然以后薯片就没有你的份了 还有 乐乐洗澡只有我能看”
——————《媳妇你最后一句真的是够了(乐乐重点不在这=_=)》


喻文州x你


每次欺♂负♂她
当晚就会被鬼压床
喻文州:“(^_^)媳妇”
你:“真的不是我唆使的啊”
喻文州:“(^_^)”
你:“好....吧 就...一次 真的 就一次”
——————《我以后尽量温柔一点》


韩文清x你


她是道士家族的
韩文清:“为什么要让我帮你 我对这方面并不了解”
你:“不不不你站在那里就好了  然后摆出我不听话时候的表情   啊.....果然厉害”
——————《所以说是把我当成驱鬼神器吗》


黄少天x你


每次我喷射文字泡
媳妇她就不说话
然后一直盯着我看 盯着我看
盯着我看........
黄少天:“媳媳媳妇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不不会又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吧ಥ_ಥ”
你:“(^_^)  没”
黄少天:“你你你骗人   肯定有  不然你的表情怎么那样ಠ౪ಠ ”
你:“〒_〒”(每次只要感觉他烦了就用这招 百试百灵)
——————《喂  那个工皮寿吗 麻烦过来帮我翻译一下》


王杰希x你


我的大小眼真的是天生的
只是普通的不对称没有特异功能好吗
所以媳妇请你不要又蹦又跳的说什么找到同类了好吗
——————《她一直坚信我的大小眼是阴阳眼》


张新杰x你


她已经把家里的鬼魂制服地服服帖帖的
家务总是他们包
每天早上六点被子莫名其妙漂浮在空中表演自动叠折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男神×你][ALL你]当全职男神遇上表情包

江阳流花_:

#当你给他们发了个表情包
  
  1.叶修
  你:[我没你这个儿子.jpg]
  叶修:[哥是不可能做你儿子了,但是可以和你要个儿子]
  你:[(*/ω\*)讨厌]
                               ——《我并不是来跟你耍流氓的》
  
  2.喻文州
  你:[放开我,我还要装逼.jpg]
  喻文州:[你确定不让我抱着你了吗?]
  你:[(*/ω\*)州州你得继续抱着我]
                               ——《被揽到怀里就完全被他吃的死死的》
  
  3.周泽楷
  你:[看你那屌,好流弊哦.jpg]
  周泽楷:[要看...那个?]
  你:[(*/ω\*)不,不看,我害羞]
                              ——《大白天的谁要看你的屌》
  
  4.孙哲平
  你:[你撒币还是捡币??嗯??.jpg]
  孙哲平:[我有钱,撒就撒了,我撒,你捡币吗]
  你:[(*/ω\*)捡捡捡,大孙撒的我都捡]
                              ——《莫名其妙的被带偏了,还有你有钱了不起吗》
  
  5.孙翔
  你:[连环巴掌.jpg]
  孙翔:[......好吧,来竞技场]
  你:[(*/ω\*)???]
                              ——《我他妈不是为了让你在竞技场里拍我二十个落花掌》
  
  【END】
  因为在写树洞所以弄了不少表情包相关突然就开了脑洞(*/ω\*)
  欧欧西预警
  我好喜欢这个表情(*/ω\*)

【喻王】千樽雪(上)

温如霜:

        连上七天课终于放假的感觉简直酸爽,高考和端午连在一起放太开心了(^V^)终于摸到手机了,但是我不会说憋了一个下午才码了1600的→_→双叶年上篇戳头像•﹏•


★喻王篇★


         除却君身三尺雪,天下何人配白衣。
                                                                     ——题记


【三】


        喻文州笑笑,对出下一句,“长安烟雨,执一伞,置一伞。”


        喻王两家世代交好,自然作为小辈,喻文州和王杰希也是从小就认识的,课余也经常来往,谈论课业难题,诗书策论,本就志趣相近,性格也相似,一来二去,众人自然也就知道他们虽然看起来交情尚浅,但“君子之交淡如水”,实际上早已是刎颈之交了。


        永乐十六年十月廿一,左相薨,皇上哀,下旨按其遗愿在其故乡姑苏城厚葬,喻家丁忧之人不在少数,喻文州则更是作为直系前往江南守孝。


        三天后就要离开长安了,喻文州难得无事,桌前摊着书籍,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却早已思绪飘远。家中物什已收拾差不多了,父亲去世,作为嫡子,他便承担起了家主的重任。这对于一个才十四岁还尚显纤弱的少年来说,即使有他人的帮衬,也还是太过沉重。王杰希知道他这几日一直在忙,今日听闻他得了闲才来了丞相府。站在高大的朱门前,王杰希执伞静静等待着管家出来迎接,却不料只一会便觉得寒意阵阵,是仿佛沁入骨髓的冷,方觉已是秋天了。清冷的风卷过,细雨斑斑,绵密如流苏,在天地间支起一道透明的雨帘。待踏进府中,萧索之意更为甚之,苑内残叶满地,花瓣零落,“几点黄花满地秋”。管家引着到房前便退下了,走到黛瓦的屋檐下,王杰希收起伞,轻轻抖动手腕,伞上的水珠一颗颗坠落,不一会便在青砖上洇开了一片。
      
        “你来了。”喻文州早已听到动静,合起一早都没翻动过的书,站起身来,推开檀木门走向他,“这几日一直没来得及去找你。”“我知道,所以我来了。”王杰希把伞放在一旁,屋内很暖和,不一会水渍便已了无痕迹。喻文州和他到书房,刚坐下,一个侍人便进来奉上茶,又迅速悄无声息地退下。王杰希轻轻揭开茶盏,袅袅茗烟徐徐飘荡,凝在杯上久久不散。执起茶盏,那双手骨节分明,似雨后的修竹。浮沫渐渐消逝,只见青花白底的杯中,茶芽如同翡翠,色泽墨绿。抿过一口,唇齿留香。“丞相府的茶还是如此清雅。”“可惜你至少三年喝不到了。”喻文州笑笑,说道。气氛瞬间冷凝,时间仿佛静止,良久,王杰希轻轻叹了口气,“无妨,我等的起。”喻文州听了,笑着答道,“那就好。”两人再没说话,却不显尴尬,只有淡淡的温馨在空气中流淌。王杰希凝视着手中的茶盏,就不由想起了初见喻文州的样子。


         四年前,长安,春日。


         春水初皱,烟轻花繁。有道是洛阳春日最繁花,可长安也毫不逊色,群花如锦绣,缀满深碧枝头、浅碧叶底春风中一道道娇袅花影。但是这样的美好,却在见到那个少年后,顿时黯然失色。繁花失了色,春光失了色,可王杰希的眼底却多了一抹艳色。庭院中,有一位少年正手握一卷诗书,静静端坐在庭前,“明珠自生晕,美玉有荧光。”那种静,如起着薄雾的清晨,蓓蕾清凉如水,潋艳斜阳,映在他的身上,他是皎洁的月光,概括起来,不过寥寥八字:


        若珠之润, 若玉之温。


        那时的他与现在自己眼前的身影渐渐重叠,珠温玉润,只叹一句,谁家璧人?待蓦地回神时,茶已见底了。


        窗外,雨如断线珠子一般一颗颗敲打着窗棂,淅淅沥沥,天光渐暗,暮色四拢,一寸寸黯淡了天际,宛如急景流年凋牡丹。一盏茶的时间过得极快,王杰希看看天色,站起身道,“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喻文州也起身,两人并排走向府门,蒙蒙密密的细雨中,雾霭模糊了视线。


        站在熟悉的街前,马车已等候多时。喻文州望向王杰希时,不料却对上了对方的眸子,澄澈清冷,倒映着自己的身影,不由就深陷其中。才发觉对方已长成了不露喜愠之色的少年,风景般的眉目,霜雪般的肌肤,发丝被雨水沁湿,闪着漆一般的光,犹带三分稚气,却如清辉流泻的星辰,焕发出灼灼光华,神清骨秀,一如山水清明,像那高岭之花,让人望而却步。不动声色的挪开视线,压下心底莫名的情绪,喻文州说道,“三天后便莫要再来了,徒增伤感罢了。”王杰希动了动唇,最终也只递过那柄伞,说道,“嗯,秋雨寒凉,回去路长,不若你先拿着。”“也好,”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登上马车,手执一柄骨伞,挥手笑道,“会记得还的。”王杰希自觉性子一贯清冷,此时却勾起了唇,


        “我等你。”


       马车绝尘而去,那门前的身影却久久伫立。达达的马蹄声已经消失,这时喻文州才方觉,他不是归人,不过是个——长安的过客。



        真心觉得“如珠之润,如玉之温”形容喻队简直太形象了,“言念君子,温其如玉。”也许颜如玉就是这般光景吧。

【喻黄】踏雪来 01-02

一颗好吃的栗子:

古风架空,其实就是个谈情说爱的故事,琴师喻x剑客黄。


其实喻黄喻没差啦,我也搞不清楚。【误。


古风写得好艰难,我读书少,泥萌原谅我TAT


给喻队的生贺,应该很快完结。


以上。


————————————


01.


世间所有不平凡的相遇,大抵要有一个甚是平凡的开端。


 


黄少天嘴里叼着刚买的肉包子,慢慢悠悠地往巷子里走。


广陵城大得出乎他的意料,适才追着一个抢他包子的小乞丐跑,不知怎地就绕进了这条窄巷。他可是初来乍到,一来二去就迷了方向。不过也不打紧,黄少天抬头看了眼天色,还早,就且逛逛这最负盛名的江南城镇。


 


黄少天自小长在长安,此番由京中南下游历,怀的是游山玩水的心思。长安城再大,风光再甚,也锁不住他那颗逍遥恣意的心。


临上船时师父问他,这回要去哪儿。他眼珠一转,手里的剑别在腰间,豪气冲天地冲师父回了一个灿烂的笑,江南!


下江南当走水路。一路坐船南下,黄少天走过不少地方,脚下的江南重镇广陵城,是此次江南行的第三站。


 


这条巷子里门户不多,往来的人也少,家家户户都闭着门,墙边没有花草,只有光光的石板路整齐地铺在脚下,黄少天一个人慢慢走着,好生无趣。


不过这包子倒是好吃得很,唔,等会儿转出去了一定要再买两个。


前头好像有断断续续的人声传来,习武之人的耳力可是一等一的,黄少天放慢了脚步凝神细听,嘿,似乎还挺热闹,他总算是找着人问路啦。


声音的来处并不远,好像是家琴馆,门正敞开着,门匾上龙飞凤舞的字体写着“笑苍生”。


哟呵,好大的口气。这琴馆的主人,想来定是个有趣的人。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对着门内拱手作了个揖,“在下黄少天,请问临江客栈怎么走?”


他等了一阵,并无人回应他的问话,然而门堂里却越发嘈杂了。


黄少天纳了闷,往门里探进半个身子,正想再问,便听见一声极尖利的声响,是瓷器碎裂的声音,紧跟着是一声清冷的低斥。


“诸位这是要将在下绑了去不成!你们侯府的人就是这样无礼的么?”


倚在门口的黄少天听得分明,顿时眼睛一亮,解下腰上的剑握在手里。原来是吵架啊,广陵城真好,一来就有好玩的事情。


他大着胆子往里走了几步,门里的争吵声更加清晰可闻。


 “喻公子,侯爷叫咱们这趟来,可是客客气气地来请您的。可是喻公子您这样做,可是和侯府对着干。我劝您还是别不识抬举,乖乖地跟咱们去侯府吧。”


粗声粗气的,一听就是个五大三粗的武夫。


方才那道清冷的声音似乎冷笑了一声,“在下这琴馆在广陵城也待了不少日子,这里的规矩想必侯爷也知道。侯爷要想听琴,便麻烦他老人家亲自拨冗前来。若侯爷以为在下如那些秦楼楚馆的烟花女子一般可随意差遣,恕在下实难从命。”


语气不重,但却字字掷地有声。


看来这个什么喻公子挺有骨气的嘛,黄少天想。


“你算个什么东西!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侯爷想听你的琴是抬举你,咱们客客气气请你你不去,那可别怪咱们不客气了!”


“你们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这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敢碰我家公子一下试试!”


另一道稍显稚嫩的声音混着兵器出鞘的金属碰撞声一齐传进黄少天的耳朵。


浪迹天涯的剑客嘛,自然是要行侠仗义的。


厅堂正中央站着一个年轻男子,穿着一身靛蓝的袍子,被自家书童护在背后,与对面四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对峙着。蓝袍青年的身形在相比之下显得弱不禁风,可那眉眼间的凌厉,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双方有些僵持不下。


黄少天一个轻跃便径直落到了地上那堆碎瓷片中央,用剑鞘架开了那把即将架到人脖子上的刀,不过碎瓷片好像有点硌脚,于是他不动声色地挪了小半步,站定。


脸上还是那个春风不动的笑,“这位大哥,有话好好说嘛,何必动刀动枪的,也不怕伤了和气。你看外头天还亮着呢,你们这么打打杀杀的,招来街坊邻居们都来看热闹,闹大了多不好。今日这风和日丽的天气,完全不适合做此等喊打喊杀之事嘛。来来来,有什么事情咱们坐下说,坐下说,别动刀嘛!”


方才被他救下的青年被他挡在身后,长衫玉立,袖口露出一截皓白腕骨,因为急怒显得煞白的脸色也掩不住眼底眉梢的绝代风华。


青年看见他莫名其妙地从天而降,又听见他出言调解,眼里的惊讶不住又多了几分。


黄少天也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脆生生的嗓音带着笑意,哪里镇得住面含凶光的武夫。


“哼,你小子毛还没长齐呢,也配来爷爷这儿插一脚?你可别不知好歹,我们侯爷要的人,你可耽误不起!”


啧啧啧,又来这一套,能不能换点新鲜的?听都听腻了。


黄少天眼底笑意未改,反而更深,手中剑鞘仍一动不动,恰好手腕悄悄使力,便架住了那把大得吓人的刀,让那人进退不得。


看样子这毛头小子是没打算退让,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一秒的功夫,四把银光闪闪的刀便一齐向黄少天空着的左手劈来。黄少天可不会吃亏,眼疾手快地收回剑鞘,一个轻巧的转身,向后一跳,回过身来剑已落在左手上。“哗啦啦”一阵悦耳的金属声响,黄少天纹丝未动,四个大汉却是七扭八歪地坐在地上。


刀倒是丝毫未损,可那握刀的手,却是麻得没了力气。


“混帐东西!敢与我侯府为敌!你究竟是什么来头!”为首的大汉狼狈不堪地歪在门边,揉着痛麻的右臂,仍坚持不懈地面露凶光。


黄少天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潇洒地收了剑,上前一步,在他面前弯下腰,拿着剑晃了晃,露出比刚才更灿烂无害的笑容。


“认得这把剑吗?这可是冰雨,全江湖独一无二,只此一把哟。”


大汉冷哼一声,像是根本不认得这剑。歪在桌角的那个大汉倒是一个激灵,艰难地往黄少天这边挪了挪。


“冰雨?夜雨声烦!你是夜雨声烦!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剑圣!”


一听夜雨声烦四个字,其他三人也顿时直起了腰,黄少天面前的大汉更是不可置信地望着他。这个年纪轻轻嬉皮笑脸的小子,居然是江湖上声名渐起的剑圣?


“聪明,”黄少天扭过头给他一个赞许的眼神,“不过可不是传说哦,本剑圣的故事,那可都是真的。看来你听说过我的故事?哎呀我的故事那么多,你肯定没听完整,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直接问哦,本剑圣很乐意原原本本地再给你讲一遍。”


说完站起身,轻轻掸了掸袖口的灰尘,“回去告诉你们侯爷,光天化日下行这等枉法的勾当,是会遭报应的呀。下次要是再敢来这儿捣乱,本剑圣可就免不了要亲自上门,去叨扰几日了。”


黄少天勾起一个笑来,目送着四人连滚带爬地出了院子。


 


02.


黄少天把冰雨挂回腰间,象征性地拍了拍手表示行侠仗义完毕,这才想起该和正主打个照面。


一回身,一双深墨色的眼瞳撞进他的视线。


适才的凌厉不知何时被收敛了,蓝袍青年温和的面容上挂着淡薄的笑,眼眸里有亮亮的光,使五官都柔和下来,整个人暖洋洋的,像日晒下的山泉水。


黄少天看得有点愣。


蓝袍青年略略施了礼,“在下姓喻,是这琴馆的主人。方才承蒙兄台出手相救,不胜感激。兄台要是无甚要紧事,便留下来饮杯茶如何?薄茶算不得什么,权当在下答谢兄台相救之恩。”


黄少天笑得爽朗,“那自然再好不过,有劳喻公子了。”


一边的书童连忙将地上的碎瓷片一一打扫干净,又从内室端出来一套精致干净的茶具。


黄少天闲闲地用手撑着下巴,饶有兴味地看喻公子坐在他对面,姿态优雅地洗茶,泡茶,看他袖口露出的那截腕骨,和纤长白净的手指。


茶香慢慢从壶中溢出来,飘进黄少天的鼻腔。


“好香的茶。”


喻公子闻言笑笑,眼睛微微弯起来,“嗯,西湖龙井,今年的新茶,取的是最嫩的那部分叶子。”


黄少天端起茶碗小小抿了一口,差点烫着舌头。


“喻公子这茶真好。我猜,不只是茶叶好罢?”


“不错,这是用上一年冬天的雪水冲泡的。不过这还算不得最好,塞外地势高,那里山上的雪,据说是甜的。用来泡茶再好不过。”喻公子慢条斯理地泡着茶,脸上的笑意淡淡的,看得黄少天整个身体都舒坦下来,连话都不愿再说,只细细品着口中慢慢回甘的龙井。


“敢问兄台尊姓大名?刚才在下听说,兄台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剑圣?”


黄少天嘴角一撇,“哎呀什么尊不尊的,我叫黄少天。刚才说的什么夜雨声烦啊剑圣啊都是江湖上给起的称号,都算不得什么的。江湖嘛,本身就是闯着玩儿的,有趣的时候它就有趣,无趣的时候成天打打杀杀,刀剑相向,真无趣得很。”


“黄兄的这番见解,在下倒觉得很有意思。”


黄少天一口龙井茶喷在衣襟上,“别别别,喻公子,看起来我比你也大不了多少,而且我们也算萍水相逢的朋友吧,这么叫多生分啊!再说了,你这么黄兄黄兄地叫着,别人听着还以为我是皇太子呢!这可不成啊,皇宫那地方多无趣,皇亲国戚个个耀武扬威的,也不知道得意个什么劲。要我说啊,这偌大的江湖啊,走走停停,吃吃喝喝,那才叫潇洒快意。”


原来剑圣的话这么多,居然能从称呼问题扯到皇亲国戚和江湖快意上去,真是了不得。


“那,叫少天如何?“喻公子抿了一口茶,笑着看向他。


黄少天从没想过有人能这么温柔地说话,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下意识地摩挲了两下剑柄,“听着挺顺耳的,喻公子要是喜欢,就……就这么叫吧。”


坐在对面的人噗哧一声笑出来。


“方才是谁说不许见外的?你也别公子公子的了,叫我文州吧。来,我写给你看。”说着将黄少天引到一旁的桌台前,执起笔,在铺开的纸上一笔一划地写他的名字,喻,文,州。


墨汁一点一点印在宣纸上,端端正正的小楷字体秀气极了。


黄少天歪着头看,呀,这人的字写的真好看,这人的手真好看,这人……长得真好看。


“少天是初到广陵?”喻文州的问话把他飞到九霄云外的心思硬是拉了回来。


“是呀。”


“来做什么?”


“我啊……我当然是来游山玩水的。”黄少天神采奕奕,“听说这时节正是江南好风景,便过来看看。江南水乡果然名不虚传。”


“哦?少天觉得江南哪里好?”


黄少天难得沉思了一下,“江南有好风景。诗里说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雕栏华栋,烟波画船。戏文里也说,这江南啊,那是一派旖旎好风光。今日得见,所言果然非虚。”


喻文州眼睛笑得弯起来,抬手又给他续了一杯茶。


“还有呢?”


“江南有好菜。”嗯,眼下这个时节的鲈鱼确实异常鲜美。


“江南还有好酒。”醉清风酒楼的招牌君子笑,那可是难得的佳酿。


“还有……”黄少天支支吾吾。


“嗯?”喻文州望过来。


“没什么。我就说江南好来着。”黄少天心虚地朝他笑笑,嗓音不知不觉弱了下来,把后半句吞到肚子里。


他小心翼翼地抬眼去看喻文州,嘴角不自觉绽开一个笑,在心里默默无声地补完那一句。


江南好啊,江南还有美人。






TB了个C  >>> 03-05



【男神x你】【古风paro】苏幕遮②

南方有锦_夜雨声声烦:

介绍
·这里锦·不要脸·痴汉男神·老污婆·老司机·飙车多年·绣
·欢迎勾搭


设定
·每个小故事都是由歌曲《苏幕遮》里的一两句歌词凑出来的
·“你”是大家闺秀
·男神们身份不定
·be he不定
·这次秋收节借用了皇后成长计划的设定。


不想重说三的注意事项
·可能ooc
·文笔还在锻炼
·重度爱少天和杰希爱的深沉癌
·喻苏苏怎么写了这么多,果然是因为特能苏的属性么x


下篇预告
·联盟之脸
·帅绝天下
·靠脸撩妹,不是语言


【喻·古代特能苏·撩妹高手一号·丞相·文州】
这几年间,国内人才辈出,一个个名字在各自的领域里格外耀眼璀璨。你的夫君,喻文州,便是其中之一。


你当时被父亲领着去参加他的弱冠之日,听着父亲感叹又是一个天才出世,心里未免好奇这人到底如何神奇。


岂料皇室对他的弱冠之礼,就是辅佐太子,太子叶修一旦继位,便是丞相,无人可废。


如此一份厚礼,到手时,却是一派从容,得体地笑着,还差人给宣旨的公公送薄礼。当时你就在想,你此生怕是要栽在他手上了。


有公子许,温润如喻,文采傲九州。


随着父亲一起来的大家闺秀很多,想必也是像你父亲一样,想与这个未来丞相攀上关系。


然而当时贵客众多,想来他也顾不上和一个刚刚认识的女子说话,你们之间除了见面时点个头就没了。


真正谈上话是后来秋收节时的事了。


那时,他被皇室邀请,担任裁判,判的是舞艺一赛的第一。


喻文州文采惊人,音律一事,也是当仁不让,古琴造诣了得。当时很多上台的大家闺秀跳的都是他谱的曲子。


你也不例外。


只是他对所有上台后跳自己曲子的女子都是礼貌性地笑笑,眼中永远是你看不穿的一池寒潭。


说来也怪,明明对面就坐着你喜欢的人,你却生不起半分紧张。曲子起的时候,就自然地踏起了步子。


也许是你太过沉浸其中,你忽略了他当时眼底掠过的讶异与惊喜。


出乎意料,以往一直没有问鼎冠军的你居然拿了第一。上台时他就站在你面前,手里端着的银盘里是你此次的奖品。


他望着你呆呆的样子,忽地轻声一笑,低柔的嗓音说出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姑娘此舞当真好看,想来也是略通音律之人。喻某还有一些残谱未曾带来,不知三日后九曲湖,可否得见姑娘的一些指导?”


你欣喜抬眼,轻快地应下了。


也亏得你平时精明的性格,到了此刻却犯了迷糊,忘了问见面的时辰。幸而他第二日就遣人送来字条,告诉了你时间。


九曲湖有湖中亭,你们就是在那儿聊了曲谱的事儿。他似乎早对续谱有一定的见解,找你来,也只是问问你的看法,无非同不同意。


奇怪的事就在后头了。打那以后,你几乎每次出门都能碰见他,而且几乎每次都会被他陪着逛。一个月下来,你们俩逛遍了整个皇都。


点明了你们之间半昧的关系是有一回避雨。你当时刚从学堂里出来,立刻下起倾盆大雨。你让丫鬟回府取伞,自己寻了亭子避雨。刚刚进入亭子里的时候你着实惊呆了。


他正坐在里面弹琴,完全不被外面的阴雨影响,相似下凡仙人,与狼狈的你差别太大。


一曲终了,他含笑递来一张帕子,要你擦擦发梢的雨水,转身又继续弹琴。旋律有些耳熟。你倾耳聆听,原是你们那日探讨的那几首,只是曲调有些奇怪,似乎穿插了别的什么曲子。


丫鬟到了后,你原想要和他道别,结果反倒是他率先抓住你的手腕,挑眉问你:“姑娘听了这么久的曲子,就没些表示?”


你很奇怪,仔细回想,倒是红了耳廓。那穿插了所有曲子的曲段,拼成了一首《凤求凰》。


他看你局促羞涩的模样,倒是拉着你转过身,挡住了丫鬟看你的视线,俯身在你额头上轻触一吻。


“这可不是轻薄,”他笑着解释,“只是喻某在聊表心意罢了。”


之后你是怎么回的家,你早已忘得一干二净,脑中盘旋的只他那句话。


此生最幸运之事,怕是你喜欢的人,也恰好喜欢你了吧。


太子叶修继位后,做的最让人惊讶的举动,却是找人搜出了所有与喻家关系好的世家的贪污证据,将那些世家打入大牢,唯留了喻家不动。


你心里不安,去找他,他却让你别担心,以往的笑容在你看来很是勉强。


后来局势愈加糟糕,开始有人弹劾他贪人钱财。你喜欢他已有四年时间,如何不知道他根本不是那种人,偏偏圣上还信了,将他禁足了。


你的父亲禁止你们相见,开始着手给你安排婚事。你着急,他送了信给你,信上二字。


等我。


你一方面在相亲的公子面前令他们出丑,另一方面等待事情揭开真相的那一刻。


不到半月,禁令解除。你迫不及待地去找他。他在喻家的大厅里,消瘦了些许,身姿越发挺拔。见你跑来,扬起笑容,不是客套疏离,是他只展现给你的宠溺。


他问。


“这位姑娘,准备好做喻夫人了吗?”


**


后来你怀了胎,在后院晒太阳的时候提起往事,他这才告诉你。


“我们喻家与那几家牵扯太多,偏偏那几家都是先皇的亲信。”


“皇上心中另有想法,怎么会让那些人约束了自己。那番折腾,一是铲除不肯跟随新皇的人。二是试探我的决定。”


“嗯?你问我是怎么看待的?”


“我能活到现在,同你一起拜堂成亲,看孩子一天一天长大,还用问我的抉择么?”


你犹记的那天他逆着光看你,手在你隆起的小腹上小心抚摸。看不清模样,唯有轻勾唇角,是他许了你一世的柔情。


你不问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他也不说。其实只是,你是唯一跳出他曲中情绪的人吧。

【男神x你】【古风paro】苏幕遮①

南方有锦_夜雨声声烦:

介绍
·第一次写文
·这里锦·不要脸·痴汉男神·老污婆·老司机·飙车多年·绣
·欢迎勾搭


设定
·每个小故事都是由歌曲《苏幕遮》里的一两句歌词凑出来的
·“你”是大家闺秀
·男神们身份不定
·be he不定


不想重说三的注意事项
·可能ooc
·文笔还在锻炼
·重度爱少天和杰希爱的深沉癌


下篇预告
·喻苏苏
·不管身处哪个时间轴依旧苏力十足
·撩妹高手一号


【叶·不抽烟·不嘲讽·不脸T·皇上·修】
自从你嫁入皇室也有一段时日,你趁着昨夜颠鸾倒凤后他心情愉悦,向他央了半日出宫回府探亲。


出宫的日子在七日后,他也派人通知了你的父母亲,让他们准备。你才知道他也想着一起去。


坐在马车里的你看着外面远去的后宫,总算舒了口气。你的父亲身居高官,自己当初入宫时还得了太后的一句称赞,初逢入宫就有不少妃子找你麻烦。一半被他挡了回去,另一半全靠自己。大家闺秀多年,和姨母斗得多了,怎能没有点心机。


回府后,见着一堆跪倒喊着娘娘的家人,你心里也是无奈。父亲拉住你问他怎么不跟着来,你答是处理奏折,不过用晚膳时应该会到。


宫里宫外都盛传你得圣宠,陂泽恩厚。虽然确实有点像那个样子,你心里还是不敢确定。


毕竟……他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会拉着你说让你当皇后的少年了。


暮色时分,你和母亲待在房里说着闺房话,听母亲说起小时候你们俩青梅竹马时的趣事,捂着嘴偷笑。


宫里的娥子过来告诉你他又会迟些来。明白处理公务是借口,同丞相国师对弈才是真相的你心里有些难受。


说到底……他已经不再像小时候那么看重你的事情了。


用晚膳后你同几个嫡系姐妹吃酒,心里酸涩,直喝了个酩酊大醉,歪倒在一旁睡着了。


姐妹们找来你的母亲,正在商量怎么把你送回宫,雕龙的马车停在了府前。


走进闺房的他闻着满屋酒味有些皱眉。乡传当今圣上不太会喝酒,也不知是真是假。


你父亲在一旁帮衬着,说你见到家人有些开心,这才喝了酒。他应了声没说话,遣散了人,上去看你。


他换了酒盏,给自己倒了杯清水,喝完后把你扶过来靠着自己,借着月色打量你的睡颜。


“啧,不会吃酒还把自己醉成这样。没见过像你这么傻的。”


“到头来还得麻烦朕抱你回去,重死了。”


他将你抱起,你的青丝垂在他手后,触手柔软,倒让他蹙着的眉峰舒展不少。


身后跟着的公公诚惶诚恐地在一旁看着,生怕他撑不住你的重量。


然而一路将你抱到马车里,他的手都是稳得。


车里铺了软垫,一路颠簸倒是感受不到,你依旧睡得极沉,只是偶尔呓出几句梦语,无一不是在唤他的名字。


“叶修。”


“叶修……”


坐在一旁看书的他挑着眉望向你。


“胆子真大,还敢直呼我的名字。”这么说着,眼角却浮现出柔和笑意。


“像你这么蠢的人也就我要了。”


小时候许下的诺言,他一个没忘。


“诶,”他靠过来喊你的名字,“你醒了以后,给我生个孩子吧?”


你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不见他笑意加深。


新皇继位五年,后宫佳丽不足五十,未立皇后,子嗣一个没有。丹簿上除了偶尔跳出的一两个高位妃子的名字,剩下的,满满都是你的名字。


他对你的爱,何须言说。